悠悠龙津桥


网址:http://smqbw.cn 编辑:连传芳 作者:邱林根 来源: 时间:2019-04-18

岁月不居,古桥遍缀苔藓、横披藤蔓,垂垂老矣。但也正是这种年迈,几乎每一座桥都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历史。我们且不说“魂断蓝桥”——蓝桥在西安的蓝水峪上,尾生与女子相约于桥下,女子失约,大水漫来,尾生守信不去,抱柱而死。我们也不说“魂销灞桥”——灞桥也在西安,古时依依惜别,习惯于灞桥分手,拱别相看泪眼,至此黯然。

而绍兴素称桥都,古桥的阅历自然十分丰富。覆盆桥前,会稽太守朱买臣用覆水难收的现场演示,使得前妻愧悔无地。伤心桥下,有陆放翁悼情的老泪。渡东桥曾听得落水之声,晚明志士潘集誓不降清,袖石自沉。题扇桥头,王羲之古道热心,竟遭老妪纠缠,为书圣留下一段佳话。西郭会龙桥则目睹了南宋理宗皇帝的发迹史……

古桥上曾经走过许多诗人。杜甫神色冷峻:“市桥宫柳细,江路野梅香。”苏轼整一整东坡巾,昂首雄声:“弯弯飞桥出,敛敛半月彀。”白居易拍遍桥栏:“晴虹桥影出,秋雁橹声来。”杜牧策驴而歌:“暮烟秋雨过枫桥。”韦庄负手呢喃:“竹里苔封帝东桥。”范与求站在桥头:“画桥依约垂杨外。”陆放翁坐在桥尾:“断桥烟雨梅花瘦。”……

情感丰富的诗人都算读懂了桥。桥从来没有停止过实用,但桥早已超出了实用。它没有停留在仅仅供人踩踏的位置,它以其自身的存在衍化为一种精致、一种风情,这除了匠心所赋予的美感外,更多的是与自然融洽,与村镇街肆枕河人家配伍,烘托出世俗情趣与古典的韵味。这便是龙津河上的龙津桥。

据《道光·清流县志》载:龙津桥,在城东。旧以舟渡。至宋,谓此路乃郡邑咽喉,不可无桥。议为石墩六,飞屋四十二间。匾曰“龙津”。自明迄今,或焚于火,或啮于水,或毁于寇,兴颓迭见。康熙三十九年,知府王廷抡捐金,檄知县汤传榘重建,未及落成而去。王士俊接任,治工阅十月而毕其事。

在我孩提的记忆里,有一则极为简单的传说:一位老人坐在桥头。他是这座桥的缔造者。他坐在桥头当然不仅仅是大功告成之后的闭目小憩。过往行人几乎一律在他面前丢下几文铜钱同时也投下一缕感激的目光。但也有例外。那应该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汉子,大摇大摆地就这么准备着踏桥而去。这时,老人瞑目微睁,顺手摸起身边的一把利斧,在桥头的某一个地方轻轻一敲,桥面陡然跳起,那汉子自然被弹下河去。那汉子的过错在于无视桥的存在,他忽略了一个最浅显的事实:河面上本没有桥,也不会凭空就有一座桥,桥是有价值的智慧与劳动力的积累。更可惊讶的还在于桥本是有生命的活物,诚如人的膝盖下某一点骤然受力之后会猛然挣动一样,桥也有穴位、有命门,其万力齐聚的某一个着力点当然只有那老人知道。许久以后,老人离开了,他将钱袋往樊公潭一倒,另一座桥又在上游渐渐凸起……

清晨,桥畔人家升起袅袅炊烟,粉墙竹影与水巷泊舟的飘渺绰约中再揉合进三二声鸡鸣犬吠,如水墨淡染的一抹桥痕就进入仙境了。

夏日的傍晚,一场豪雨过后,暑气乍消,桥净如洗,两岸人家摆出竹椅板凳,袒胸露腹的老汉聚首桥上纳凉闲话,芭蕉扇歇在栏杆上,双手摩挲肚皮,一种闲适、几分满足。

秋月,暗凉如水,月上树梢,老桥失却白日的硬朗只剩下柔软的剪影,秋虫唧唧的碎语里则又是令人惆怅的另一种况味了。

风雨中,一人斜着身子,撑伞而过,那桥是给他有力支撑的。

拱桥被夕阳放倒,落影如弓,一舟驶过,便如离弦之箭,直射入群山的逝水里,其浩渺容易使人陷入遐想。

更有群舟聚集在桥洞里,把酒话旧,在细嚼慢咽中慢慢领受生活滋味的悠长,则又是另一番情调了。

当土地被河水吞噬的时候,当道路被河水阻隔的时候,智慧的人类伫立河边,于是就有了堤坝,就有了桥。桥弥合了两岸的裂痕,桥沟通了彼此的感情。有诗云:“龙津东去水泱泱,秋夜怀人一片霜。鹅髻峰高低雁塔,蛟宫夜静吐珠光。月升沧海凌星斗,桥架长虹锁凤翔。转忆昔时贤太守,行旌暂驻乐相徉。”

三明侨报地址:三明市列东中银大厦十七层 编辑部:0598-8241637 广告部:0598-8225078 传真:0598-824163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8-8241637 举报邮箱:smchenzz@163.com 
闽ICP备17004850号  开元棋牌牛牛破解_开元棋牌包赢_开元棋牌记牌 Copyright @ www.smqbw.cn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欢迎您访问本站,您是本站第 3037675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