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军吴立夏与《沙家浜》


网址:http://smqbw.cn 编辑:陈志忠 作者:田伟明 来源: 时间:2018-05-10

沙家浜现在是一个红色旅游区,一望无际的芦苇荡,美丽的江南水乡,神奇的革命斗争故事,给游客留下深深的映像。不久前,我到红色古镇沙家浜旅游,更加怀念沙家浜老红军吴立夏。

沙家浜老红军吴立夏,是我1971年在三明地区“五·七”干校当知青插队时的老领导,也是战天斗地的老前辈,无话不谈的忘年交。1991年初,我在三明市梅列区人民检察院担任办公室主任,当时梅列区人民检察院与梅列区城管大队共建,我被派到城管大队担任党支部书记、大队长。为了加强城管队伍的建设,我们专门聘请吴立夏同志担任大队荣誉教导员,他多次给我们上课,讲述沙家浜的革命斗争故事,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描绘沙家浜革命斗争故事的连环画很多,除《芦荡火种》外,还有:上海人民出版社1965年8月1版60开《沙家浜》,丁斌曾、王仲清绘(获1981年全国第二届连环画评奖绘画创作二等奖);上海人民出版社1971年5月40开《沙家浜》(革命现代京剧连环画)(初稿);上海人民出版社1971年6月64开《沙家浜》(创作组编绘);人民美术出版社、吉林人民出版社1972年1月60开《沙家浜》(电影连环画);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71年6月60开《沙家浜》(天津工艺美术设计院创作组编绘);浙江人民出版社1972年4月24开彩色版《沙家浜》(浙江美术学院《沙家浜》国画创作组编绘);延边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40开《沙家浜》(朝鲜文版),等等。

吴立夏同志是福建省霞浦县大湾村人,1933年7月参加红军,1934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戎马生涯二十年,身经百战,八次负伤,身上留下22个伤痕,是新四军东进战斗中的一员猛将,沙家浜36个伤病员之一。他先后历任闽东红军独立师战士、炊事班长、侦察班长、排长、第二纵队二支队副支队长,新四军连长、副营长、营长、团副参谋长、团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第三军分区(后改称福安军分区)参谋长兼警备团团长、永安军分区参谋长 转业后,他历任三明焦化厂厂长、三明水泥厂厂长兼党委书记、三明地区民政局局长兼复员退伍军人接待安置办公室主任。1955年吴立夏被授予中校军衔。1957年曾获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授予的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77年11月,吴立夏同志光荣退休。1983年6月改为离休,享受地专级待遇。离休后,他应聘担任三明市新四军研究会顾问,为研究新四军军史以及闽东革命斗争史提供了许多珍贵的资料;他还积极参加三明市关工委活动,应邀给青少年学生作报告、讲革命故事,为培育祖国花朵浇水培土,继续发挥生命的光和热。1995年12月24日,因病逝世,享年84岁。

吴立夏同志讲述的在战场上同敌人拼杀的故事有许多,在我当年的笔记本上,就留下“虎口拔牙”、“葡萄洋负伤”、“东进茅山”、“夜袭浒墅关车站”、“养伤在‘沙家浜’”、“进军江北”、“解放兖州”、“豫东歼敌”、“南下剿匪”等章节。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诞生97周年,也是“养伤在‘沙家浜’”79周年。现将“养伤在‘沙家浜’”章节整理如下,以纪念敬爱的吴老。

浒墅关战斗后,新四军“江抗”二路乘胜继续向东发展,进入常熟境内活动2个多月,打了好多个胜仗,先后消灭了10多个支队的顽军,活捉邓敬烈就是其中之一。

邓敬烈曾任国民党嘉定县警察局巡长,国民党把他捧出来冒充三战区派来的人,曾一度打着“淞沪民众抗敌自卫团第一支队”旗号与我军合作抗日,后来投降日军,充当“和平军第三师师长”,当了汉奸。1939年7月下旬的一天上午,叶飞、乔信民同志率领新四军部队,打着“国民党六十二师”旗号,到达钱门塘村(邓部驻地)。邓敬烈一看来了国军,即大献殷勤,让出河西,将部队移到河东。下午又带了他的支队长、参谋长、秘书等16人来拜访叶司令。邓敬烈自投罗网来了,战士们既高兴又紧张,人人都作好战斗准备,只等叶飞同志一声令下。大约下午4点钟,叶飞同志终于下达了命令,吴立夏同志迅即带侦察员冲进会客室,把邓等一伙人抓了起来。邓大喊“别误会、别误会……”擒住了伪司令,战士们立即发出信号弹,埋伏在村周围的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邓部,把邓部1000余人全部解决了,缴获步枪700余支,机枪40多挺,装了满满两大船。消灭了这批顽军,老百姓很高兴,为庆祝胜利,连日来杀鸡宰羊慰劳战士们。

同年9月下旬,部队奉命西返,在江阴顾山镇东南,与伪军杨尉、袁亚承等部1500余人遭遇,形成两军对峙局面。我军在副团长吴焜指挥下,神速占领了山顶大庙,居高临下猛击敌人,战斗从黎明打到午后2点多钟才结束,毙敌百余人,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但在战斗中,新四军部队伤亡也较大,副团长吴焜及警卫员光荣牺牲,“江抗”政治部主任刘飞和吴立夏都负了伤。

顾山战斗后,吴立夏和一批伤病员几经辗转,先后进入了阳澄湖养伤。其中有的是老六团的闽东红军老战士,有的是苏南地区红十三军的革命后代,有的是当地抗敌后援会的地下工作者。这批人原先分散隐蔽在横川、长浜、西董浜、张家浜等地芦滩荡之中,后来为安全起见,中共常熟县委把他们集中起来,安置在董家浜、张家浜(即连环画和银幕上的《沙家浜》)一个港叉里的一片茂密碧青的芦苇丛中。

这里四周都是敌伪据点,日军和国民党忠义救国军胡肇汉等部获悉新四军有一批伤病员留在这一带养伤,日夜追捕,形势十分险恶,加上缺衣少食,无医无药,不少伤病员伤口感染溃烂。不久秋雨连绵,湖水暴涨,情况更加危急。进入冬天,湖上北风呼呼叫,冷得人连牙齿都发响,白天靠晒晒太阳取暖,晚上则用稻草来御寒。为防止暴露目标,白天不能生火,吃的要等到天黑外面送来的熟食充饥。创伤和饥饿给伤病员带来了很多痛苦。

当时日夜追捕新四军伤病员的是日军和国民党“忠义救国军”溃散的几股流匪,胡肇汉部就是其中之一。胡肇汉抗战前原是国民党青浦县警察局巡长,抗战后流落到伪军部队,后来拖了一挺机枪拉起一支300多人队伍。新四军东进后,经过宣传教育,胡曾被我军收编,任“苏北抗日义勇军”总指挥。可是当新四军主力外撤后,胡又接受了国民党保安第一团的番号。此人长得五短三粗身材,真有点像戏中的胡司令。该部有个姓王的地主儿子很坏,国民党收编姓王的并派往胡部任参谋长,此人很狡猾,就像戏中的刁德一。

“沙家浜”群众基础好,河汊四通八达,十分隐蔽,日军无人带路,只能在主干线上耀武扬威,不敢轻易进到河汊来。有利时我们还能打他个措手不及,不利时我们就躲进芦荡。但我们的处境还是十分困难的。后来夏光同志(老六团营级作战参谋)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就主张召开党员会议,当时参加会议的党员有夏光、吴立夏、排长叶澄中、张世万,战士谢锡生、吴有民、王作财等人。会议分析了当时形势,提出几个问题供大家讨论。会上研究决定:①立即登记姓名(开始只有7人,后来增至17人,登记时已有36人,所以按登记人数为准);②由连长吴立夏同志负责带队,在“沙家浜”一带宣传发动群众,组织游击斗争;③规定不准生火冒烟,不准唱歌,不准擅自出港汊。会上特别强调共产党员要起先锋模范作用。这个会开的很适时,它统一了全体伤病员的思想和行动。

会后,吴立夏把轻伤的同志组织起来站岗放哨,并派人出港汊与地下党同志联络。带回地下党同志秘密从上海工人、学生、商人等方面输进的药品和慰问品。

当年“沙家浜”一带茶馆很多,人来人往,可以听到四面八方的消息。地下党组织就利用这一优势,以茶馆为掩护设立秘密交通站或接头户。新四军伤病员经常去接头的“添智堂”茶馆便是其中之一。茶馆的主人“阿庆嫂”是虚构的。戏中的沙奶奶确有其人,她家前面就是“添智堂”茶馆,门前有一条大河,可开小汽船。有5位新四军伤病员住沙奶奶家,她有一个儿子(名字叫不上来了),当时年约20来岁;她的女儿名叫珊珊,当时已出嫁。吴立夏在沙奶奶家住的时间比较长,后来到上海同仁医院动手术,伤愈出院归队途中,吴立夏还到沙奶奶家住了一个晚上。

在“沙家浜”期间,他们在常熟县委和当地群众的关怀与支持下,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斗争,终于坚持下来了。但由于敌人封锁港汊、日夜追捕,加上缺医少药、营养不良等原因,有10位伤病员不幸死于败血症。1位同志被河水漂走,活着的有25位同志。

不久,新四军伤病员在中共上海党组织和常熟县委的指示下,利用河湖港汊建立抗日根据地。上级调来两个连(地方常备队),一队100多人,一队80多人,加上原先25人,共200多人,以老六团同志为骨干,成立了“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部”(简称新“江抗”)。从此,他们坚持阳澄湖一带与日伪军进行顽强不懈的斗争。这期间打了几个胜仗,缴获了许多武器弹药,扩大了武装。1940年10月,根据新四军军部关于“向北发展,主力过江,打开苏北局面”的指示,该部奉命移师扬中。

老红军吴立夏在晚年,经常怀念“沙家浜”和老战友,怀念“沙家浜”的乡亲们。今年是吴老逝世23周年,谨以此文缅怀敬爱的吴老。

闽公网安备 35040202000221号

三明侨报地址:三明市列东中银大厦十七层 编辑部:0598-8241637 广告部:0598-8225078 传真:0598-824163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8-8241637 举报邮箱:smchenzz@163.com?
闽ICP备17004850号??开元棋牌牛牛破解_开元棋牌包赢_开元棋牌记牌 Copyright @ www.smqbw.cn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欢迎您访问本站,您是本站第 3172396 位访问者